侨界明星

“抢”阳台的光伏人
——专访苏州欧姆尼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磊
吴军杰

 

作为中组部“国家千人计划”首批引进的人才之一,回国几年来,赵磊一直在创业。

在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接连攻读了电子信息技术专业的学士和硕士学位,主攻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方向的赵磊,赶上了近年来最为火热的光伏行业的发展大潮。

回国后,赵磊先后成功创办了苏州艾索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艾索”)和苏州欧姆尼克新能源科技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姆尼克”)等新能源企业,均以小功率光伏逆变器为主打产品。

不过,最近他将目标盯在了老百姓家里的阳台上。

从回国创业的第一天开始,赵磊就没停止过思考国内光伏应用的模式问题。随着光伏行业的过剩形势日益严峻,他在这方面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并深入市场做了许多调研。

在德国数年,赵磊亲眼见证了这个国家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发展高潮,特别是以居民发电为主要的光伏利用模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深知国情的赵磊也明白,国内以高层楼房为主的居住情形,显然无法照搬德国光伏的应用模式。

不过,赵磊仍然固执地认为,光伏发电只有与老百姓的生活牵连起来,在国内市场的推广才有可能真正形成规模。

经过几年的潜心思考和调研,他终于发现了老百姓家里的阳台这一新的“阵地”。

 

发现阳台

在德国的求学和就业经历,让赵磊对于德国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光伏的发展相当熟悉。在他看来,德国光伏发电与居民屋顶结合的利用模式,更符合光伏发电的技术特性,也更有可能使光伏发电获得大规模推广利用,乃至成为主要的替代能源。

因此,在回国后的创业过程中,尽管合作伙伴数次要求发展更适合国内市场需求的大功率光伏逆变器,赵磊却“顽固”地拒绝了类似建议,甚至不惜以离开自己亲手创办的企业为代价。而这,也正是造成他短短三年内两度创业的主要原因。

由于国内居民建筑多是高层建筑,屋顶可利用面积太小,且权属不清,没法照搬欧洲居民光伏的发展模式。因此,小功率光伏逆变器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于是,赵磊先后创办的两家公司,都将主要目标市场锁定在了欧、美、澳等居民光伏发电较发达的地区,并获得了不俗的市场业绩。

但赵磊一直都坚信,国内居民光伏发电市场迟早会发展起来。他认为,这是光伏发电的必然发展方向。只是,他也曾经同样困惑于国内光伏发电系统与建筑的结合模式问题,并为此做过许多尝试和思考,甚至也一度认为国内只有工商业建筑屋顶以及一些大型公共建筑屋顶适合搞分布式光伏发电。

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赵磊发现,在工业屋顶上搞电站的方式也有很多待解的难题。比如,中国企业的寿命普遍较短,很多企业甚至不知道是否还有明天,显然无法保障其屋顶电站长达20年的收益。在赵磊看来,这也正是国内很多金太阳项目建不下去的原因,因为投资者担心企业倒闭,而电站又不能搬走,投资收益没有保障。

赵磊关注的焦点,再次回到了数量更为庞大的居民建筑上。

一个偶然的机会,赵磊看见一户高层居民将热水器的集热板安装在了阳台外立面,这一下子激发了他的思考:光伏电池板是否也能安装在阳台外立面上呢?

想到就干,回到办公室,赵磊立刻开始查阅关于国内建筑阳台的相关资料,包括阳台的设计规范和数据,并结合光伏电池组件和逆变器的功率数据和外形尺寸数据进行推算。同时,安排专人着手相关的设计和试验。

经过计算,赵磊得出了令自己惊喜的数据。

他对笔者介绍,如果居民住宅阳台的外立面为5米宽,可安装的光伏系统容量约为1kWp,在苏州这样光照资源并不算好的地区,年发电量也能达到1200~1500度电左右,这足够一般家庭约半年的用电量。

随着2012年下半年以来国家能源局、国家电网等部门先后下发了多份关于促进分布式光伏发电发展的文件,赵磊认为,在国内推广阳台光伏发电的时机已经成熟。为此,他设计、制定了较为详细的安装方案,甚至包括针对安装光伏电池板可能与集热板争抢阳台外立面的应对解决方案。

在赵磊看来,阳台光伏发电,无疑是一种一举多得的模式。

首先,实现了自发自用,发电端与用电终端几乎零距离,大大降低了电力传输的成本和损耗;其次,并不影响采光等建筑基本功能,且在夏天还能起到隔热的作用;第三,承建成本较低,安装非常简单,就像装空调室外机一样,很容易推广普及;第四,由此可以将光伏发电带入一个巨量的消费市场,完全可以解决中国光伏制造业严峻的过剩难题;第五,直接针对大众消费者的B2C销售模式,可以帮助企业形成良好的现金流循环,并有望促进企业和行业的良性发展。

赵磊认为,政府只需要出台相关的鼓励和市场规范政策,并拿出少部分资金来补贴这种模式,居民光伏发电的广阔市场就有可能被激活。在他看来,这是最为经济的可再生能源补贴模式。

“金太阳补贴一年大概有300亿人民币,如果从中拿出一部分来补贴阳台发电,就会很容易激发这一市场的积极性。在苏州这样的地区,每千瓦系统的年发电量约为1200-1500度,而项目投资只需大约8000元左右,如果电价为1元,甚至不到十年即可收回投资。如果国家对阳台发电的初装进行部分补贴,将安装成本降下来的话,一定会有很多老百姓愿意干。”赵磊计算后认为,如果每户补贴2000元,一千万个阳台的安装量大概只需要200亿元人民币,但激发出来的却是一个几乎相当于三峡电站发电量的市场。

他认为,根据国内的建筑情况,利用阳台的外立面安装光伏发电系统,可能是一种更为现实的光伏应用模式,“如果通过一定份额的补贴来调动老百姓的安装热情,在这个基础上,无论安装成本还是系统成本,都有可能快速获得下降,一旦市场的安装热情被有效激发起来,完全有可能在一两年内就不需要政府补贴了。”赵磊对阳台发电的推广前景很乐观。

 

德国竞争力的秘密

不过,这一市场要想真正获得启动,可能还需要对相关细节进行仔细的设计。

在赵磊看来,德国之所以能够引领全球光伏应用的发展,不过是这个国家综合竞争力的一种体现。在德国数年的求学和工作经历,赵磊发现,德国竞争力的核心,是完善、细化的管理体系及其一丝不苟的执行。

年近不惑,赵磊对自己过去这些年经历的总结是:不安分。这种不安分,源于其内心的一个困惑。

在德国求学期间,赵磊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只有8000多万人口、面积只有中国的河南省大小的国家,为什么却创造了比拥有13亿人口、国土面积也大得多、资源也丰富得多的中国更多的GDP?

这个困惑,带给赵磊一种紧迫感。慕尼黑工业大学的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课程,本来需要六年时间,而赵磊只用四年时间就学完了,他希望能尽快完成学校的求学,而早一点进入德国企业工作,以解决心中的困惑。

从慕尼黑工业大学毕业后,赵磊在德国的第一份工作是从事技术研发。他以为,中国企业落后的地方,可能是在技术。不过,他没能从这份工作中找到想要的答案。随后,他换了一家公司做销售,但销售工作同样也没有解决他心中的困惑。

真正给予赵磊解惑的,是在德国博世集团的管理经历。

经历了短暂的研发和销售工作后,赵磊找到了他在德国的第三份工作,成为了德国博世集团的管理层成员,同时也是这家全球百强企业管理层中屈指可数的华裔。

此时,距离他从慕尼黑工业大学毕业,不过才仅仅三年。 

当时,博世集团正打算收购一家中国企业,身兼翻译的赵磊接受了非常详尽的德国企业管理流程学习,几乎把德国企业的管理体系从头至尾都学习了一遍。

正是在这一学习和随后的管理实践中,赵磊找到了困惑自己多年的问题的答案。他发现,德国企业的最大优势,不是技术研发,而是管理,是工作流程的细节化管理。赵磊认为,德国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正是基于这种在整体管理体系的完善设计之上的管理模式。他甚至认为,这也正是德国这个民族的核心竞争力。

两厢比较,让赵磊发现,中国不少企业甚至根本不知道现代企业是怎么管理的。“中国企业总在做售价10块钱成本9.8元的东西,总在打价格战。其实,中国企业在技术、人员素质方面根本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企业的运营管理能力。中国人很勤劳,也很聪明,对企业的责任感也要远远强于欧洲人,但为什么竞争力总做不上去?因为在管理和运营能力方面差得很远。”在赵磊看来,包括汽车、光伏产品在内的很多中国产品在外观上与德国产品并没有什么差别,但在细节上却相差很远,在使用过程中也总是在细节上出问题。其中的原因,正是管理模式和管理能力的差异造成的。

认识到了这一点,只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别人需要五年才能完成的工作量的赵磊,便在博世集团待不住了。

2009年,不管家人的反对和德国领导的多次挽留,赵磊坚决辞掉了这个待遇丰厚令人羡慕的工作,心急火燎地回到国内,准备创业。

“我要亲自做一家企业来实践在德国学到的管理和运营知识,把德国的企业管理、项目管理和质量管理体系以及德国企业的核心优势引入到中国来。”离开德国时,赵磊暗下决心。

 

结合中德优势

回国后,赵磊与同为慕尼黑工业大学同专业毕业的夫人一起,首先创办了一家光伏行业网站——“希萌光伏网”。

通过这个在当时颇有影响力的行业网站,赵磊结识了一批国内光伏行业的优秀人才,这在他随后与朋友合作创办苏州艾索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苏州艾索创办之初,不少团队骨干都来自于这个渠道。赵磊认为,这也是艾索在成立当年就快速打开了市场局面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不过,这个一心梦想将德国的现代企业经营管理理念移植到中国来的乐观主义者,很快就遭遇到了中国式经营理念的残酷冲击。

由于创业团队核心成员对发展方向的认识不同,以及在经营理念上存在巨大差异,苏州艾索成立还不到一年,赵磊就无奈离开了这家自己回国参与创办的第一个企业。随后两年,他辗转于创业与打工之间,并最终在2011年年初创办了苏州欧姆尼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了他回国之后的第二次创业。

初始投资只有仅仅500多万元人民币的欧姆尼克,在创办当年就实现了数百万元的销售收入,第二年更是创下了营收接近7000万元的佳绩,利润甚至覆盖了初始投资。这在投资建设周期普遍较长的光伏行业,并不多见,而且还是在光伏产品已经明显供过于求的市况下。由此,信心满满的赵磊,给今年定下了业绩翻番的目标。

在赵磊自己看来,在“天时、地利、人和”均不占的情况下的第二次创业能够成功,无疑得益于他在德国学到的知识。

在度过初创期后,赵磊结束了他对欧姆尼克的“人治”阶段,开始全面推广略微简化之后的德国式管理体系建设。

清醒的赵磊很懂得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到平衡。他认为,在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对管理模式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初创阶段应以效率为先,可能只能人治,什么事企业家一个人说了算。但过了这个阶段,就需要正规化建设。

“我喜欢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来说明企业发展阶段与管理模式之间的关系,不同的生产力标志着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不同的生产关系就是不同的管理模式,不同的生产力需要不同的生产关系来管理。”在赵磊看来,流程化管理是德国管理体系的精髓之一,但实施的时机却有讲究。过早套用流程化,可能会僵化企业的活力,造成效率低下;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如果还不实施流程化建设,则又可能引发管理混乱。

赵磊在欧姆尼克的细化流程管理已经初见成效。“我们现在连接待客户都有标准的流程,一个客户如果要过来,我们只需要一个邮件就触发了整个接待流程的运转,包括需要打印什么文件、准备什么资料、由谁出面接待等细节,都有清晰的流程,根本不需要有人再去交待谁该干什么,这大大节省了管理者的时间。” 

目前,欧姆尼克正在实施的流程化管理涉及产品管理流程、项目管理流程、生产管理流程等,都是严格按照德国的管理模式来建立的。赵磊给欧姆尼克制订的目标,是要在未来三五年后成为亚洲小功率光伏逆变器的第一品牌。德国管理体系在欧姆尼克的实施,既是他希望结合中国企业和德国企业优势的一种尝试,也是为了保障欧姆尼克实现这一目标。

赵磊认为,德国企业的优势包括生产管理、质量管理、项目管理,都是通过细节化的、清晰的流程来实施管理,这种模式将个人因素对产品质量的影响降到了最低。他相信,如果能在效率和流程找到平衡,如果能够两者兼得,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完全有可能超过德国企业。 

在赵磊看来,德国光伏应用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市场的领头羊,除了市场资源等因素的匹配外,这个市场流畅运行背后的真正推手,无疑正是这种体系化、细节化的流程管理模式,其中也包括补贴模式、市场运行模式的事先设计。

因此,他认为,针对阳台发电这一中国光伏应用市场中很难得的资源,如果相关部门能在事先做好补贴规划和管理流程等管理体系方面的设计,这一市场很可能将为中国光伏产业走出低谷获得更大发展创造机遇。

 

 

苏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URL--二维码

苏州市侨联微信公众号

用手机或平板的二维码识别软件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苏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苏州市五卅路148号3号楼一楼
电话:0512-65221000 传真:0512-65221000
Email:szsql@126.com
信息上报入口 技术支持:无锡贯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请使用IE6以上版本的IE或其他浏览器访问本网站
访问数: 7204902
主席信箱 服务品牌 法律咨询